<u id="w3c1j"></u><video id="w3c1j"><ins id="w3c1j"><ruby id="w3c1j"></ruby></ins></video>

<wbr id="w3c1j"><center id="w3c1j"></center></wbr>
  • <i id="w3c1j"><bdo id="w3c1j"></bdo></i><progress id="w3c1j"></progress>
    1. 【本期策劃】小滿,小滿
      來源:安徽商報 責任編輯:張雪子 分享到 2023-05-22 09:47:09

      吃果喝茶

      ◎楊靜

      立夏之后,就是小滿。南方有諺云,“小滿小滿,江河漸滿”。開春以來,雨水還算豐盈。幾場或大或小的雨下下來,遠遠近近大樹小草都吃飽了水,枝葉伸伸展展,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。

      月季和金銀花芳香了一個春天,現在依然絢爛,石榴和棗也在開花,柿子和銀杏剛剛掛上小果子,桑果開始發紅發紫,枇杷正在變黃變甜。

      每年這個時候,都和朋友邀約采摘,去城郊的果園里,現采現吃,有紅亮亮的大櫻桃、小櫻桃,還有酸甜可口的藍莓。和水果店里售賣的果子相比,現采的成熟度高,滋味的確大有差別。

      那個果園的老板在池塘邊上種了一排桑果樹,一般的桑葚成熟后是紫黑色的,這些桑的果子卻是奶白色,人稱牛奶桑葚,吃起來甜絲絲的,非常小清新。

      樹枝上站著鳥,一邊吃著果子一邊愉快地叫。大家聊著天采著桑葚,一邊就想起詩經里的話來,“桑之未落,其葉沃若;于嗟鳩兮,無食桑葚?!狈路鹁陀腥嗽诤?哎呀呀,你們這些鳥兒呀,不要吃我們的桑果呀!

      吃著應季的鮮果,少不得要來杯茶。有人說,“春喝花,夏飲綠”。綠茶剛上市時喝多容易上火,三四月采制的新綠放上一個多月到現在正正好,小滿節氣,暑熱初生,每天來杯綠茶,提神去燥,那是再好不過。

      安徽茶多,中國十大傳統名茶里,這里就占了四個。往南,有黃山茶區,著名的有黃山毛峰、太平猴魁、汀溪蘭香等等;向西有大別山茶區,六安瓜片、霍山黃芽、岳西翠蘭、金寨翠眉等等。

      徽茶還有很多鮮為人知的小種茶,比如合肥近郊有座山上的茶叫做“桴槎云霧”的,雖然與黃山毛峰、六安瓜片等名茶比起來,這個云霧茶名不見經傳,但因為山體涵水,土質優良,滋潤得茶樹芽葉細嫩,別有一番芳香。

      更為難得的是這桴槎山的山頂上有涌泉。茶圣陸羽在其所著的《茶經》里說,“山水上,江次之,井為下。山水,乳泉石池漫流者上?!边@桴槎山泉正是難得一見的“乳泉石池漫流”水。

      當時宋代大文豪歐陽修還特地為此泉寫了一篇文章,叫做《桴槎山水記》,贊其為天下第七泉。

      大家耳熟能詳的是先生在滁州所做的《醉翁亭記》,那么這給桴槎山寫的記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

      據說,那時候有個皇親貴戚出身的名叫李端愿的在廬州當郡守,喜好結交文士,他發現了桴槎山的好泉水,立刻給歐陽修快遞了一桶。歐陽修當時還在京師(開封)任職。從合肥到開封,千山萬水路途迢迢,為送這一罐水真要花上牛鼻子勁了。

      話說歐陽修收到快遞后,精心烹制了茶水,細細品嘗之后,極為贊譽,當時他給李端愿回信說:“所寄桴槎水,味尤佳。然豈減惠山之品?久居京師,絕難得佳山水,頓食此,如飲甘醴;所惠遠,難多至,不得厭飫爾!”

      意思是說我嘗了桴槎山的好水佳茗,味道真妙,一點不比惠山泉(陸羽稱其為天下第二泉)差,但是因為路遠難至,不得多飲,我這生活在帝都的人只好嘆口氣,真是好遺憾哪……

      次年春,歐陽修又想起了桴槎泉水,大筆一揮,寫下《桴槎山水記》,譽之為“天下第七泉”。這篇文章后來收入了《四庫全書·集文》,得以流傳后世。

      那時是大宋嘉佑三年,正值歐陽修的人生高峰,既便只是在帝都里喝了一罐別人送的山泉,也值得大大的抒情:“夫窮天下之物無不得其欲者,富貴者之樂也。至于蔭長松,籍豐草,聽山流之潺湲,飲石泉之滴瀝,此山林者之樂也……彼富貴者之能致物矣,而其不可兼者,惟山林之樂爾?!?/p>

      落筆之間,喝水不忘送水人。歐陽修給李端愿封了個名頭——桴槎山泉的發現者,還連連稱贊李端愿是大宋賢士,“今李侯生長富貴,厭于耳目,又知山林之樂,至於攀援上下,幽隱窮絕,人所不及者,皆能得之?!?/p>

      有一個春天,我讀了《桴槎山水記》,于是特地約上朋友,登頂桴槎山,尋訪了名泉,品嘗了桴槎云霧,感受歐陽修所說的“山林之樂”。

      好山,好水,好茶,果真是不同凡響。

      小孩大滿

      ◎楊菁菁

      小滿小滿。

      最近的生活卻是“大滿”,滿滿當當。

      工作忙了,母親病了。母親病了之后,中午接送孩子的任務又落回了自己肩上。感覺自己好像一只彈簧——每天按時在家、單位、學校這個三角彈來彈去。光是保持這個節奏不紊亂,就傾盡了全力。

      快到兒童節了,學校的活動也變多了。手抄報、繪本、合唱。小孩倒是很高興,只要不做作業,這些都是好玩的。成天催著我給他畫線稿、練唱歌。我偶爾想安安靜靜地在椅子上坐上一坐,他就斜著身子,倚在我旁邊,認真地放聲高歌。偏偏他那首歌,還非常之長。我說很好!別唱了。他不以為意,喜滋滋地說,媽媽我唱得好吧?我說唱得好,就差唱得我魂飛魄散。他說什么叫魂飛魄散,這是個好詞嗎?

      他叮囑我給他做繪本。我說什么?繪本?繪本是什么東西?他很委屈。說媽媽你都不看QQ群的嗎?老師把要求都在群里說了呀!每個小朋友都要做的,媽媽你怎么不關心我?你不愛我了嗎?

      我說必須要交嗎,我們不能不做嗎。

      他生氣了。他說我可是小組長啊!我怎么能不交呢!而且老師都說了,也可以從網上下載一個故事,打印出來粘貼,寫上字,就可以了呀,一點都不難。

      我心想網上能下到什么故事。下班回家的路上我就在琢磨這個故事,差點坐過了站。

      有一天開會的時候,我就把這個故事分解成了12句話。我計劃用AI給我畫,然后打印粘貼。不料我的AI是個智障,畫了幾次,都非常暗黑。我感覺這樣的繪本交上去,不如不交。

      熬到交繪本的前夜,我終于體會到什么叫“求人不如求己”。我去買了繪畫紙,訂起來,打開《簡筆畫10000種》,小孩坐在我對面,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我,給我歡呼,媽媽加油,媽媽好棒,媽媽的故事寫得真好,媽媽畫得真好看!

      我深深感到,素質教育可能是針對全家的。至少我自從孩子上學之后,素質提高了不少。

      生活太滿,導致我們的吃飯也成了問題。認真買汰燒是不可能的,我帶孩子在食堂吃了三頓。我吃東西有些挑三揀四,三頓食堂以后我感覺有些吃不消。我說寶寶,我們下一頓吃自發熱米飯吧。

      小孩歡呼,耶!可以吃自發熱米飯了!

      放了學之后他就和我一起拆自發熱米飯,依次放米、水、菜包,加熱。我們兩個眼巴巴盯著那個盒子咕嘟咕嘟冒了十五分鐘的氣,充滿期待地打開——菜好少,米也不太好吃。我皺著眉頭,看他一口一口把米飯吃得干干凈凈。

      吃完之后他一抹嘴,媽媽,自發熱米飯真好吃,我們下頓還吃。我哭笑不得,我說不行咱們還去吃食堂吧。好啊好啊!食堂可好吃了。

      搞了半天,我身邊最大的樂觀主義者,居然是小孩。他對生活滿意極了,不僅是小滿,甚至是大滿。

      有天晚上,我灰頭土臉坐在家里。這天工作非常不順利,第二天還有無數難題等著我。沮喪極了,忍不住脫口而出,我真嫌棄我自己啊。

      小孩聽到了,安慰我:你自己為什么要嫌棄自己?與其這樣,還不如去做點你喜歡的事兒呢。

      人類摯友在自然中

      ◎錢紅麗

      小區十余株枇杷樹,倏忽一夜間,所有小果子便都一齊黃了。無須查看日歷,小滿想必到了?

      許是上了年歲,立夏以后,一直無從睡意。凌晨即起,小區漫步,走著走著,抬頭間,一樹榴花的妍紅,輝映一樹枇杷的橙黃,清風徐徐,花果枝葉微拂,我的心顫動一下——真是美咧。

      美為何來?說不出,唯余默默感受。

      冰箱里明明存有余菜,總是攔不住自己,執意往菜場去,來來回回逛一圈。水果攤前,菠蘿蜜肥沃的香氣彌漫,異國大櫻桃紅里透紫,圣女果散發著迷人光澤,紅黃魄人,怎能忍住不買一些呢?

      蔬菜檔位上,忽現一個牌牌,上書:“皖北人的鄉愁”——到底,荊芥上市。捻一株,放鼻前聞嗅,沁人心脾的藥香氣,我這個皖南人一樣喜愛。

      荊芥上市,夏天確乎來了。藕帶、南瓜、絲瓜、黃瓜……如若鋼琴的急速回旋,一樣樣叮叮咚咚而出。

      買回滿滿一兜菜,太陽尚未升起,將小電驢停駐于門前柿樹下,長風忽來……站在樹下,仰望巨大深綠的樹葉層巒疊翠翻滾,心為之靜。

      久站樹下,不舍離開。南風虛懷若谷地吹啊吹啊,吹得我亂發穿空卷起千堆雪,所有感官次第打開,每一寸皮膚每一根發絲全部復活——我想坐在樹下包幾斤粽子。

      糯米浸泡一宿,赤豆、蜜棗,于水的浸潤下變得松軟甜蜜。兩片粽葉,仔細疊好,挖一勺糯米,添一顆蜜棗幾粒紅豆,粽葉閉合,麻線扎緊,十個粽子連成一串,拎在手上宛如一串綠茵茵的動詞……

      做手工活,耳朵也不閑著,柴可夫斯基《六月船歌》輕緩流淌,我家門前倏忽一條大江流過……清江一曲抱村流,長夏江村事事幽。

      嗯,我的故鄉瞬間于杜甫的詩中復活。

      小區門前歇息一輛皮卡,裝有百余斤蠶豆莢、豌豆莢,來自皖北臨泉,十元四斤。我剝開一只豌豆莢,豆米處于青黃之間,用來煮糯米飯,正是時候。絮話間,陸續圍攏幾位老人,每個人均稱四五斤。老人教我:你把豆米剝出,冷凍在冰箱,春節吃也不礙事。

      家務瑣事料理完,終于可以歇息一下。坐在客廳剝豌豆,初夏的萬籟俱寂之中,一顆豌豆粒掉落地板滾動的微響也能聽得見。

      豌豆有多種燒法。瘦肉剁沫,胡蘿卜一根,切細丁,與豌豆粒一起爆炒,略微激點水,鋪上肉沫燜煮四五分鐘。起鍋前,撒一點孜然、胡椒粉,入嘴甜而軟糯,下飯神器。

      冰箱存有一小塊臘肉,特意留待小滿時節,燒一道豌豆糯米飯。

      臘肉切丁,與姜粒一起,熱鍋煸香出油,糯米、豌豆洗凈倒入,翻炒入味,一齊移入砂鍋,適量滾水,中火燜煮四五分鐘,熄火停頓數時,小火燜煮……待砂鍋內發出噼里啪啦脆響,飯熟。

      臘肉豌豆飯適合熱吃,咸香撲鼻,糯而不膩。最驚艷,罐底那一層焦黃鍋巴,如若金不換,唇齒間流淌小農經濟的異香,末了,喝半碗絲瓜鴨蛋湯順順胃腸,靜靜攤在沙發養養神,窗外大風,把綠樹吹得翻起,浪一樣涌動,如行海上,四野茫茫,無際無涯。

      樟樹花剛剛凋落,香氣尚未走遠,合歡便開出了第一朵,蜀葵也不甘落后。忍冬沿著路燈桿攀援直上,黃的花,白的花,香風細細。金絲桃如火如荼……花訊,一場接一場。高大的廣玉蘭革質葉叢中,“砰”一聲,忽然怒綻一朵白花,復瓣花朵大如藍邊碗,于五月的艷陽下唱著浩蕩的歌。

      前樓底層居著的一對老年夫婦,房前屋后種植果樹無數,海棠木瓜、杏、梨、核桃、花椒、無花果、石榴、葡萄各一。去年,他們在高及一米的巨型花盆里種植兩株山藥,秋來結出一小串山藥蛋,銅鈴一樣晃晃悠悠,果真是神奇……

      昨日,路過他家杏樹下,無數黃杏惹人留連,我的唾液條件反射翻涌,杏子特有的酸已然通過一種看不見的暗物質抵達了我的舌尖。陽光在地上灑下碎金,果香無處不在。海棠木瓜一日日努力生長,已然鵝蛋大小;花椒如數列,密集盤踞枝頭,強烈而刺激的椒香氣,拒人又迎人……核桃樹歷經三四寒暑,終于長成參天大樹,春上開滿絮狀花束,夏來,結了兩顆珍貴的青核桃。前陣幾日急雨,整棵植株難敵豐沛雨水,忽然歪倒,恰好被一株石榴樹承接住,避免了連根而起,整個樹冠被折斷,徒留一層外皮粘連著。樹的生命力何等強大——五六日往矣,樹冠依然綠蔭如蓋,兩顆小核桃依然故我,于風中骨碌碌生長。

      這夏的清風、晨曦、夜露,何等的滋養著萬物呢?處處熱烈蓬勃的生命力。

      我家底樓鄰居一年前移居外省,南窗前原本空曠的一塊地,忽而綠樹成蔭,以構、桑為主。桑樹一貫成對生長,公母毗鄰。另一幢樓體邊沿,同樣無端長出公母兩棵桑樹,高及丈余,左邊一棵母樹,年年遍布桑果。這幾日,由青至紅,可以摘來吃了。

      每每看見桑果,總會想起故鄉以及遙遠的童年,河流蜿蜒稻花香甜的童年。

      小滿前后,小麥動鐮,作為刻在基因血液里的物候,一生不能忘。新麥割下,碾成粉,便有瓠子面湯可食。這個時節,淮河以北地區,還有另一種零食——黏黏轉。小滿前一周,麥粒外皮青綠,將熟未熟,趁早割了,脫粒,鐵鍋中炒香,石磨間碾碎。由于麥粒內含有大量水分,碾出的麥仁成蚯蚓狀而不絕,故名“黏黏轉”。適宜冷食,風味甚佳。

      這也是時令的意義吧,不多不少,恰好那么幾日,錯過便不再,也是小滿未滿的奧義。

      立夏以來,恢復黃昏散步習慣,日日有晚霞可看。

      居所附近那一片荒坡,是我眺望宇宙的唯一窗口。

      天空變幻不定的云朵,時而巨鯨橫陳,時而城堡聳立,如夢如露亦如電……夕陽余暉中,當我佇立高處,眺望晚霞壯闊無邊,橘黃、玫瑰紅、蒼灰相融相和,將天空洇染得立體廣大。眾鳥歸林,大地沉寂,夏風無所不在地吹啊吹啊……蘆葦于低處溝渠急速生長,香蒲蔥蘢一片的綠里,深藏默默思君的惆悵……

      我在青草的香氣里疾步,無所止,而無所終,耳畔隱隱約約羅大佑、陳百強、蔡琴、鄧麗君的歌聲……忽然覺知,我的一切鏈接均是舊時代的了,但古典樂永遠是簇新的,當傾聽霍爾斯特《行星》組曲,直至晚霞一點一點被黑夜吞沒……星挪辰移,亙古未變。

      到了《火星》這一章,定音鼓追隨小提琴的森林,黑管、雙簧管、大提琴、中提琴、長短笛適時加入,轟隆暗啞如急行軍,使我不覺加快步伐頻率,直至累得精疲力竭,仿佛早早獲悉人類的命運。

      美國天文學家卡爾·薩根說:我們DNA里的氮元素,我們牙齒里的鈣元素,我們血液里的鐵元素,還有我們吃掉的東西里的碳元素,都是曾經大爆炸時的萬千星辰散落后組成的,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星塵。

      是的,人類渺小如芥子微塵,但,人類又是偉大的,這些有著熾熱想象力的優秀靈魂,正不斷創造出各類藝術,文學、哲學、音樂、繪畫……他們猶如一個個永恒的發光體,與星月同在。人類困于局限,而又勇于超越,當真了不起的。

      我常常勸告自己,不要急,慢慢寫,盡量讀很多的書。

      讀書的過程,是逐漸走向開闊的過程,接納自己,接納別人,接納發生著的一切,宛如一年接納春夏秋冬,接納二十四節氣,逐漸的,人便不會陷入焦躁、憂懼,融入風一樣的平和之中。

      前陣,整理餐邊柜小屜,發現一只小包裹,打開,攤開一小把黑炭樣花籽,恍然有悟,是去秋收集的晚飯花種子啊。開春時,忘記把它們撒到樓下空地。接下來的盛夏黃昏,沒得紫花可賞了。但,錯過一季,又有什么關系呢?留著明年,它們還會一樣發芽的啊。

      對門鄰居姐姐家,白蘭花新開一朵——每日清晨,在我們兩家共用的外陽臺晾衣裳,總是被這潔白清澈的花香氤氳著,真是福報。今年,她養了一缸荷。哪天我去買回幾尾游魚,與這一缸荷結結伴吧, 像把一個詞放在另一個詞后面,組成一個踏實流麗的句子。

      昨夜,鄰居姐姐敲門,打開,她贈與一袋豌豆,說是剛回了一趟故鄉。

      故鄉,是一個令人意動的詞,像小滿一樣讓我們終生熱愛。

      聲明:
      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、圖片,版權均屬安徽商報、安徽商報合肥網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;已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 “來源:安徽商報或安徽商報合肥網”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久久久久亚洲AV成人无码国产,国产成人AⅤ综合在线影院,久久国产乱子伦精品,日本福利片国产午夜久久
      <u id="w3c1j"></u><video id="w3c1j"><ins id="w3c1j"><ruby id="w3c1j"></ruby></ins></video>

      <wbr id="w3c1j"><center id="w3c1j"></center></wbr>
    2. <i id="w3c1j"><bdo id="w3c1j"></bdo></i><progress id="w3c1j"></progress>